关键时刻,家长要抛出自己的杀手锏
[ 编辑:黄艳 | 时间:2019-08-29 21:15:37 | 浏览:0次 | 文章来源:儿童心理课堂 ]
分享到: 0


之前的文章,基本说的是,孩子多么需要理解和关爱,父母该如何做才能给予孩子更多的理解与关爱。

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,及对一些家庭的了解。我发现,部分父母,或者说很多父母在部分时刻,与孩子相比,他们才是“弱势群体”,他们也需要孩子的理解与关爱。

孩子不称心,可以哭闹、可以绝食、可以乱发脾气。父母不如意,只能硬撑、只能隐忍、只能积郁于心。

这样的我们,活得小心翼翼,却常常不如孩子的意。今天,我特别想问孩子一句:凭什么?当父母,难道就欠了你?

(此文,仅限于称职的父母及学龄期后的孩子。那些对孩子一直以来不管不问的父母,或者年龄在学前班的孩子,不在适用之列。)

 1

朋友家的孩子,大专毕业,没找到合适的工作,待业两年考TOEFL,成绩都不理想。公费无望,就想着自费留学。

朋友在苏州有三套小房子,平均每套市值在两百万左右。按理讲,卖掉一套房子供孩子出国也是可以的。

关键是,朋友夫妻二人,只是普通工薪阶层,勤俭持家二十年,才攒了三套房。目前自住一套、出租两套,靠着工资和房租,一家人才过上相对富足的生活。

朋友的计划是,既然孩子大学毕业了,就不能从家里拿钱了。三套房子,一套自住,一套养老,一套给孩子置换婚房。

如果孩子能考上公费,她是愿意资助孩子出国的。一是费用没那么高,二是证明孩子足够有能力。现实情况却是,孩子出国,是为了逃避工作的不如意,是幻想通过出国改变命运。

朋友说:“我的孩子我了解,从小到大没吃过苦,学习上一直中不溜,凡事只用五分力。即使出国,不过是花钱镀个金,换汤不换药。如果我们有千万家财,就当花钱见世面了。问题是,我们就一普通家庭,自费留学性价比太低了。”

我频频点头,脑回路清晰如朋友,我不明白她还有什么好纠结与烦恼的。

听完我的疑问,朋友叹了口气:“孩子不理解啊。说我不支持不理解他,舍不得钱。要么在家玩游戏,要么和朋友聚会玩乐,不找工作。说轻了不理,说重了发脾气。好像我们生下他就欠了他一样。“

我问:“他出去玩的钱谁给的?哪怕是坐地铁、买矿泉水也要付钱的吧。”

朋友恍然大悟:“对哦,我回家和他爸说,从今天开始,一分钱不给他。最多一天管他三顿饭。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”

两个月后,朋友欣喜地告诉我,她儿子找到工作了,还跟父母说,自己挣钱真好,再也不用“求人”了。

所以,杀手锏一:切断经济来源。

 2

暑期回老家,老同学约着见了一面。其中三位同学的大孩子今年高中毕业,见到彼此像见到了娘家人一样交流感受,畅谈无阻。

经过了三年提心吊胆、战战兢兢、小心翼翼、亦步亦趋的“陪伴”,无论结果怎样,大人孩子至少都得到了暂时的“解放”。

一解放不要紧,孩子瞬间进入“手机、大床、空调房”的完美状态;大人完美进入“唠叨、崩溃、气炸肺”的瞬间状态。

子时不睡,巳时不起;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;网络交友,午餐外卖;父母家人,真空状态。叫一遍不理,喊两遍装死,吼第三遍,咣当一声,房门紧闭。

高考之前,父母的态度是:你关上门学习?好。你想喝脑白金?买。你不做家务?行。你要上网查资料?给你连WIFI。

高考过后,父母的态度是:你关上门在房间干嘛?你喝脑白金干嘛?你不干家务想干嘛?考完试了还上网干嘛?

真是,考前是个宝,考后一根草。

之间在网上看过一个好玩的视频。视频中,父亲叉着腰对着房间里的儿子说:“高考完了,你从熊猫变成了狗熊,不是想吃啥就吃啥,而是有啥吃啥。”

对于这样的状况,有网友调侃道:“高考前,是保护动物;高考中,是重点保护动物;高考后,是四害。”

从同学们一脸嫌弃的眼神中,我体会到了什么是“孩子还是那个孩子,娘已不是当初的娘了。”

A同学说:“老大每天洗衣拖地,我上班时给妹妹做饭,挣零花钱。”

B同学说:“干家务还给钱?我告诉孩子,她已经成年了,做家务是她应尽的责任和义务。要钱?自己出去打工赚。嫌打工苦?看在亲生的份上,每天管你三顿饭,只是没有零花钱。”

C同学说:“我们家的,黑白颠倒一周后,在姑姑家的超市打工赚了一千元。”

所以,杀手锏二:零花钱自己赚。

 3

上个学期,给豆豆报了一个葫芦丝班。

听朋友讲,在所有的乐器里,葫芦丝是最容易学的一门乐器。而且,唱歌跑调的孩子,学乐器后,调能回来一点。

豆豆特别喜欢唱歌,可是每次在学校引吭高歌,同学都笑他跑调。最过分的一次是,他在老师的办公室门口唱“学猫叫”,老师给了他一颗棒棒糖,让他别叫了。

豆豆虽然热衷于唱歌,但是对于乐器,似乎不大感冒。葫芦丝只上了两节课,就不去了。想想“强扭的瓜不甜”,我也没逼他。主要也可能是特价体验课,没花多少钱。

一起上体验课的有一个是同小区的孩子。暑期遇见,说起兴趣班的那些事。她说:“孩子的兴趣在于家长的坚持。你这么半途而废可不行,然后要怎样怎样……”

听得我醍醐灌顶、大气凛然,当场拍胸脯:“说的真好!俺也得这么干!”

这位妈妈的技巧是,一旦选择了兴趣班并交了钱,就必须学下去。不想上课?简单,还钱。而且,还的钱必须是自己劳动所得,不能是压岁钱和父母给的零花钱。

一个十岁的孩子,一节动辄一两百的课时费,你让他去哪儿挣?这不是逼上兴趣班吗?不愧是亲妈,真狠啊。

嘿嘿……我可没那么狠,我只是跟豆豆立了个“君子协议”——谁出钱谁说了算,谁的地盘谁说了算。

比如,家里只有面条了,豆豆想吃炒米饭。我问他:“谁做饭?”他说:“你。”再问:“厨房是谁的底盘?”他说:“你。”那好,今天晚餐,下面条。

再比如,去超市,他想买这个买那个,如果不是必须,价格又比较贵。我问他:“谁出钱?”他说:“你。”那好,谁出钱谁说了算。

当然,他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东西,我是不过问的——那么点零花钱,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。

所以,杀手锏三:谁出钱谁说了算。

结束语:可别因为心疼孩子,舍不得与他谈钱。要知道,他花你的钱的时候,可是从来不眨眼。


上一篇:被语言暴力毁掉的孩子
下一篇:放下操控,善待孩子的情绪记忆
🔥澳门永利网上赌场-澳门永利真人赌场-澳门永利在线赌场-澳门永利娱乐赌场-连云港市网上家长学校